引发广泛关注

2020-11-04 09:51

“官员队伍整体缺乏与媒体相处的训练。如今,有突发事件时,官员如果一言不发,躲起来,大多不需要负责;反而是回应了,则成了关注焦点。这样一来,不发言、少发言显然更为保险,官员肯定会本能地选择逃避。”喻国明认为。

“其实官员雷人雷语、失态的背后,还是权力监督问题。正是因为长期以来,权力没有被装进笼子,才放纵了鲍某一类的骄横。”翟春阳说。

近年来,官员在面对媒体公众时的表现多次引发热议。日前,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采访湖南湘潭县27岁副县长的履职经历中,就曾数次遭遇“鸵鸟式”回应。面对记者的数次提问,当地各政府部门均以“不清楚”、“不知道”、“回答不了”、直接挂电话等方式应对。

庄德水认为,当前处于公民意识日渐增强、媒体舆论日渐活跃的社会环境中。“整体而言,官员面对媒体公众的压力必然在增加。很多干部本能地选择了最省事却效果差的处理方式:逃避。长时间的逃避最终演变为,官员在不得不直面媒体时失态、紧张甚至对抗的表现。”

对于这位官员的失态表现,媒体评论员翟春阳认为,检测现场,鲍某既未酒驾,也未使用公务车辆,原本可以从容应对例行检查。

2012年年底,武汉电视台针对当地官员的连续5天的电视问政节目曾引发热议。首场考试结束,一些“满怀信心、面带微笑”出场的官员,在看过暗访视频、接受现场的犀利提问后,却是“满头大汗、哭丧着脸离场”。

对于官员回应媒体的态度,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,“公开、真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”。

据媒体报道,3月29日下午,金华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陈姓记者向媒体确认了此事,并表示台里的一台机器被损,自己脖子也被抓伤,目前仍有掐痕。婺城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李英表示:目前正在协调解决这个事情。涉事官员认识到了错误,已上门道歉。

该微博称:“‘我是文化局的,我是共产党员。’这是笔者今晚在市区交警酒驾现场听到的高调。随后,自称是文化局的人阻碍记者采访,并冲向记者大打出手,导致机器损坏……试问文化局党员领导就这样对待新闻工作者?”帖子中所提官员,为金华市婺城区文体局副局长鲍某。

3月28日22时59分,浙江金华网友“半亩地的人”在其微博中披露:交警查酒驾现场,当地一文化局领导酒后向记者大打出手,导致机器损坏,引发广泛关注。

“近年来,官员在媒体公众前有很多失态、不当的应答,一方面在于一些干部平日骄横惯了,习惯成自然;另一方面也暴露出,一些官员的政治、人文素质和应变能力较差,跟不上社会发展的节奏。比如,当前中央倡导转作风,倡导外出考察不封道,但有的基层官员仍在耀武扬威,卖弄权势,这就是‘跟不上’。”

3月30日上午,婺城区委宣传部再次表示:该事件发生后,婺城区领导高度重视,该区纪检部门已介入并立案调查。

据了解,3月28日晚,当事记者陈某跟随交警部门在婺城区的江北金孝街执法查酒驾。鲍某打开车窗待检时,民警闻到酒味并例行检测。当时,鲍某并未驾车,所乘车辆也并非公车。随后,鲍某与民警发生争吵,测试仪器被损坏。当鲍某发现有记者拍摄时,便拉扯摄像机,双方随即产生争执。

他认为,目前很多官员已经意识到了形势的变化。“很多地方政府都开设了网络舆情、媒体应对等课程。官员和政府面对媒体的态度必须转变,不能再是防范、消极和被动的。”

“很多官员对自身的公职身份没有充分理解。”翟春阳说,“应对公众媒体,是其履职、从政的一部分。我认为,正是因为平日与媒体沟通不多,经验不足,官员看到摄像机拍摄时,才会产生本能的对抗反应。”

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认为,总体而言,官员面对媒体仍以排斥、防范居多,应对态度较为消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