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是娇贵的水果

2020-07-14 22:54

在万源市长石乡梁家坝村,至今还保留着一棵千年古松,高11米,粗3米左右。传说此地是个大驿站,此树曾被当作路程标志,当时这里栽有5里长的松树林,还建有约5米宽的道路,专供养马练马之用,迎送过往朝廷官员。荔枝道在四川境内这一段,尤其在万源大山中,最为瞩目的是上个世纪30年代初,红军长征时,红25军曾沿此道进入四川,北上抗日。荔枝道上,红军与反动军阀战斗的遗迹遍布了200公里,数以千计的红军石刻密布道路两边。

据考古研究人员透露,四川境内至今仍有众多荔枝道相关的历史遗迹,达州万源境内荔枝道,就有望星关、鸡喉坝、永宁关等。万源市鹰背乡人苟在江,曾分三次走完了荔枝古道,他研究荔枝道已有10多年,并为蜀道申遗考察组提供了很多珍贵资料。在马鞍乡和鹰背乡交界处的鸡公寨,荔枝古道从悬崖边经过,崖边有大石条砌了长长的护栏,人称“拦马墙”,据说是当年为防止马匹受惊失蹄坠崖而修建的。而左边拦马墙和右边石壁上深深的弯槽,据说是当年闩门杠用的,叫做门杠槽。

唐代之后,中国经济重心南移。到了南宋时期,皇帝吃荔枝最近的产地是福建。洋巴道失去了运输荔枝的作用,但荔枝道的名字却保留了下来。

荔枝是娇贵的水果,白居易在《荔枝图序》中这样描写:“若离本枝,一日色变,二日而香变,三日而味变,四五日外,色香味尽去矣。”在遥远的唐代,杨玉环如何吃得上美味的鲜荔枝呢?

上世纪30年代的汉渝公路基本沿袭了荔枝道的路线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新建的公路穿越整个秦巴山区,横跨陕川两省,荔枝道就是引领这条路的路标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,国家对这条道进行大规模拓展建设,1958年修建的210国道西(安)万(源)公路,大多路段均沿着荔枝道线路建设。2004年初,改道的达成(渝)高速路全线贯通后,取其捷径横贯秦巴山区。由于现代公路的修建,古老的荔枝道已被人们逐渐淡忘。

气象学家竺可桢具体分析了司马迁时代、唐代、北宋、南宋这几个时期荔枝在四川的分布情况。最后发现,四川荔枝分布最广的时期是在唐代,其北限曾到达成都。宋以后,特别是南宋(1200年)时,是我国历史上气温最寒冷时期,荔枝的分布北限退到了眉山以南60公里的乐山。

《大唐久典》记载有唐代驿道的情况,唐代驿道每隔20里设置一个驿站,从唐朝初年到玄宗时期,全国一共有1639个驿站,驿道工作人员2万余人。长安与蜀中的商贾贸易多选择荔枝道,这也让荔枝道成为唐朝最繁华的一条驿道。

三年前,蜀道金牛道广元段入围《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》,让蜀道申遗备受关注。去年6月,四川境内古蜀道的“米仓道”、“荔枝道”也被纳入,以“剑门蜀道”的名义,共同申报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。同时,牵头申请蜀道双遗产的省住建厅,组织专家启动了蜀道自然、文化双遗产的调查。此次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相关专家学者,将对达县、宣汉、平昌、万源、通江等,荔枝道主线的道路、铺驿、栈阁、关隘等遗迹的现状,沿途自然景观、天然名胜等进行深入调查。据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此次荔枝道考古调查结束后,四川境内蜀道的文化遗存全景图将得以详细绘出,为蜀道冲击双遗产并且展开文物保护提供依据。

一是要“当时以马驰载,七日七夜至京,人马毙于路者甚众”(《方舆胜览》),为此,朝廷还专门发有“运送护照”,沿途任何人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能阻挡。此外,运输储存也必不可少。研究唐朝饮食的专家王子辉,多年以前就指出,“唐朝的荔枝运输应该是用竹筒做贮藏盒的”。他认为,将带着枝叶的鲜荔枝装入空竹筒内,用蜡密封起来,使筒内氧气逐渐减少,二氧化碳逐渐增加,抑制果实本身的新陈代谢。这样做,可以成功地延长荔枝的熟化时间,达到和“冰箱”类似的保鲜效果。还可防止途中挤压和偷拆。

冬日的山间格外寂静,枯黄的杂草丛中,至今犹存的荔枝道上(万源到镇巴的一段500余米),古树下的石板上有许多小孔,据说是“水滴石穿”,千年的雨水在树的枝叶上聚为水线,有规律地倾泻下来,坚硬的石板便被千年风霜逐渐击蚀成孔状。

“贵妃生于蜀,好食荔枝。”(唐·李肇《国史补》)众所周知,杨贵妃爱荔枝。但杨贵妃吃的荔枝是来自涪陵还是岭南,在古代就有所争论。

明、清两代禁止私盐、茶,大路均设关卡,严行查禁,《西秦会络记》记载:陕西商人云集,有八店街,称为“八大号”。沿着荔枝道沿线建立的贸易集市,如明末清初的最繁华街市,川陕鄂盐商交易市场的盐场坝,渔渡坝,响洞等街市,其名一直延用到现在。荔枝道对促进川陕鄂的物资交流和经济发展起过极其重大的作用,至新中国成立初期,它仍然是“北出秦壤、南达绥定”的主要通衢。至今,汉中镇巴县乡间还有“一条黄龙(指火纸)出川去,一条白龙(指棉花)入川来”的说法。

司马光在《资治通鉴》里提出了“岭南说”:“妃欲得生荔支,岁命岭南驰驿致之。”但同为宋代的蔡襄在《荔枝谱》里反驳了司马光,直言“唐天宝,妃子尤爱嗜涪州(今重庆东北),岁命驿致。”四川人苏东坡有诗《荔枝叹》支持蔡襄的说法,“永元荔枝来交州,天宝岁贡取之涪。”

如果从福建或者两广运送的话,按照当时的运输条件,四五千里的距离,就算唐代驿传发达,但“诏书日行五百里”,已经接近马匹速度的极限(这里并非指一匹马的日行里程,而是指多匹驿马轮换奔跑之总程),也得十余天才行,断不能保持荔枝新鲜;而从四川运送至长安,过秦岭,正好与“长安回望”“山顶千门”等情景相切合,时间上只需两三天即可,荔枝的新鲜度可得到保证。

据《旧唐书》《新唐书》记载,唐天宝年间(742-756),唐玄宗为满足杨贵妃每天吃上新鲜荔枝,颁旨在涪州(今重庆涪陵)兴建荔枝园,并从涪州修建专供运输荔枝的驿道。关于这条古道,《方舆胜览》有记载,从涪陵至达州到汉中西乡,再进入子午谷后,三日可到长安,“香色俱未变”。荔枝道分为两段,第一段名为洋巴道,由涪陵经过乐温、垫江、梁山、东乡、镇巴,然后经洋河河谷沿巴山北坡下至汉中盆地的东缘,至洋县西乡;然后再由南子午镇进入子午道,过宁陕、腰岭关、洵阳坝、三交驿、到北子午镇,最后进入长安。

荔枝古道的前身在三国时期鼎鼎有名。这条古道从万源经镇巴至西乡,有记载称,诸葛亮入蜀后曾屯兵万源,据险防御曹兵,刘备取汉中时,也有“大兵发葭萌,昭烈由广元、宁羌,正道入,张恒侯从定远、西乡间道而进”的记载。荔枝道正是在这条古道路线的基础上开辟出来的。

明清时,荔枝道最为兴盛,商贾多由此道入川。明·《蜀中广记》对古“荔枝道”线路有记载,基本路线是自涪陵(妃子园)→垫江→梁平→大竹→达县→通川→宣汉县(大成乡瓦窑坝折入三桥)→隘口→马渡→红峰→万源(鹰背乡、庙垭乡、秦河乡、石窝乡、玉带乡、魏家乡)→通江(龙凤乡、洪口乡、澌波乡)→再入万源(竹峪镇、虹桥乡、永宁乡、长石乡)→进入陕西(镇巴县盐场、县城)→西乡县子午镇,最后进入子午道(古时连通川陕的古栈道)通达西安,全长1000多公里。